环宇拜愿纪行(21)——中国东莞

2018年6月3日,农历四月二十,星期日。环宇拜愿第二十一站:东莞。

天气:多云。最高气温:35度。

六月一日中午离开广州,踏上去东莞的路程。提前二十五分钟到达广州火车站,原以为还算充裕的时间安排,结果却差一点没有赶上火车。

火车站广场被隔成了若干区域,所有进站的人必须从一个狭小的入口进入。入口处有两个通道,左边是有大件行李的通道,右边是无大件行李的通道。但是外面并没有指示标志,人们蜂拥过去,快到了跟前才有一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扯着嗓子喊:大件行李靠左,大件行李靠左!于是在忙忙乱乱、推推搡搡之中,人们重新站到自己的行列。

天气很闷热,汗从那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头上不停地流下来,把烦燥写在了脸上。不知道是烦这难以忍受的酷暑,还是烦这没完没了的混乱,亦或兼而有之。心里升起一股同情,同时伴随着深深的意外与疑问:这个与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同称为一线城市的广州,这个代表城市门户与形象的火车站,怎么管理得这么不堪?

大约六、七分钟后,终于通过了入口处。拿回经过检查的行李,心想幸亏提前了二十多分钟,否则就麻烦了。却抬头看见广场的另一端,火车站大楼的门前,黑压压一大片人群在排队。我明白,刚才只是进入了火车站广场,现在才是要正式进入火车站。

走过去排队。队伍有几十米长,移动非常缓慢,看来时间有点紧张了。这时,喇叭里传来声音,请大家往广深线(这部分听得不很清楚)那边排队,那里有十几个窗口没有人。于是,一群人向左边拥过去,走到了尽头也没有发现没有人排队的窗口,到处都是排队的长龙。人们你看我、我看你,疑疑惑惑,但很快又返回去,融化进了排队的行列中。喇叭里又一次响起要人们去别处排队的声音,只是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出来给人群提供具体的指引,也没有连续不断的箭头指示人们如何到达。

看了一下时间,距离开车只有十二分钟,前面还有很长的队,有可能赶不上火车了。还好,心非常平静,没有波动与烦恼。因为烦恼没有用,不会因为你着急了、烦恼了,排队的人就少了,或者队伍就走得更快了。事情该怎么办,还得怎么办。任何无谓的着急、紧张或烦燥,不但对事情没有帮助,反而会伤害你的身体,影响你的判断,甚至让你把事情弄得更糟。

是的,火车有可能赶不上了。但是,如果我们经过努力不能改变这个结果,大不了改下一趟火车,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而生活中的一切意外与不顺,其实也是我们提升自己的绝好机会。如果懂得如何用来修行,去锻炼自己的心能,我们从中获得的成长,远比受到的损失有价值得多。

这时,想起小时候批林批孔时听过的一个故事。 有一次,孔老夫子与学生在旅途中,突然天降大雨,学生们急忙跑到附近的屋檐下躲雨。孔老夫子一开始也跟学生一样,在慌忙中跑去躲雨。但是在屋檐下站了片刻,老人家觉得不妥。于是,重新回到慌乱开始的地方,不紧不慢,具足威仪,一步一步地走到躲雨的屋檐下。后人用这个故事嘲笑孔夫子太过迂腐,却不明白老人家认识到自己偶尔散乱的心后,能够及时修正自己,借机提升自己,并给学生提供示范的可贵与难得。

终于过了关口,检查了身份证件,并再次检查了行李。距离开车只有五分钟,而墙上的提示写着:开车前五分钟停止检票。知道要错过火车了,仍然向候车室走去。转过墙角,来到检票口,前方显示车次状态的灯牌上赫然一行字:C7017次晚点五分钟。

于是,我顺利地登上了火车,来到环宇愿第二十一站:东莞。

东莞的拜愿线路,定在东江水系的东莞水道北岸。东起京港澳大桥,西到济川幼儿园,全长3.1公里,也是一处风景秀丽的绿道。

东莞站拜愿路线图

在起点处,面对缓缓的东江,至诚地祈愿。

早晨五点半,天刚刚亮,路灯也还都开着。

这是东莞站拜愿的路况,清洁工很早也起来打扫落叶了。

不时有晨练的人,回过头来,投以关切的目光。

拜过一棵五株连根的大树,感恩它庇荫一方人民。

东莞站的志愿者汤恩北先生,是一位参加过圆桌教育的家人。根据圆桌的传统,我们见了面,自然要拥抱,说“我爱您”。

小伙子一个人背了两个包,工作认认真真,兢兢业业。

在济川幼儿园附近完成东莞站拜愿,面对东江,再次至诚感恩与祈愿。

与志愿者汤恩北先生在终点处合影留念

感恩志愿者汤恩北先生

东莞站的资助者是Z女士,她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,也是一位热心的慈善家。她的企业在业务上是行业的领头者,在文化方面则是员工成长的学校。感恩她发心,一起祈愿人类幸福与完善,也祝福她的企业欣欣向荣,家庭幸福圆满!

感恩Z女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