环宇拜愿纪行(147)——白俄罗斯布雷斯特

2019年8月13日,农历七月十三,星期二。环宇拜愿第一百四十七站:白俄罗斯布雷斯特(Brest)

天气:雷雨转多云。最高气温:23度。

布雷斯特建城1000周年纪念碑

布雷斯特(也译作布列斯特)位于白俄罗斯西南边境,是布雷斯特州首府。西布格河与穆哈韦茨河在此交汇,波兰与乌克兰则分列于城市的西部与南部。

布雷斯特地理位置十分重要,欧洲两大交通要道——柏林至莫斯科以及维尔纽斯至基辅——在此会合。作为欧洲中部的交通枢纽,这里有欧亚大陆桥最大的宽轨与标准轨火车换轨站。而独联体国家与西欧陆上贸易80%的货物,都从这里中转。

从戈梅利到布雷斯特约540公里,坐火车将近9个小时。11号早晨,拖着行李步行两公里到火车站。大屏幕上显示,去布雷斯特的火车,停靠在一号站台。进站后,跟站台上的其他旅客确认,去布雷斯特确实在此上车,这才站在一旁,静静地等候。

白俄罗斯的火车,与中国过去的绿皮车差不多。车速不是很快,沿途停靠的站点比较多,车厢内的设施也有些落后和老化。而且,车内座位的安排与众不同,以至于上车后很长时间我才弄明白,这座位是怎么按号分配的。

我在二等座第11车厢,座位号49。这是一个单人座,中间隔一个小茶几,与另一个单人座相对。可是,对面座位却没有标明座位号。直到稀里糊涂地交了两个卢布,服务员送来一套卧具,并帮助铺床,我才恍然大悟:原来两个座位与小茶几都属于49号。中间茶几的位置上下可调,与两边座位拼接在一起,就是一张小床。 被褥往上一铺,便可以睡觉了。

旅途漫长,正好可以写戈梅利站的拜愿纪行。车上没有Wifi,但买的当地手机卡不限流量。只不过,白俄罗斯的4G信号并不普遍。到了中心集镇,便有信号,能够上网。火车开出去,转眼就变成3G甚至2G了。

傍晚时分,顺利抵达布雷斯特。打车去民宿家庭,与房东简单交接后,步行去超市购买这几天的伙食。

网上说,到白俄罗斯参观,布雷斯特是必到的地方。这里有巨大无比的森林,在郊外四周环绕,也在市区中心生根。对于久居大都市的人们而言,布雷斯特的森林,是天然的氧吧。密林中自然而成的小路,拉近了人与自然的距离。而一望无垠、整齐划一的树种,则让置身其中的人们,既大饱眼福,又深感震撼。

我住的地方,紧挨着一处森林。地图显示,去超市的路,正好从林中穿过,便与它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。

从住处去往森林的小路
先是一片茂密的桦树林
然后是一片金灿灿的松树林
树林中的一处雕塑

8月12号上午,去看拜愿线路。

拜愿起点附近
起点附近马路中央,布雷斯特城市名称雕塑。
第一段路,有彩砖镶边。
第二段路,纯色无杂。
从前面这座大桥下拜过,进入市区。
市区拜愿道路,五彩斑斓。
终点附近
布雷斯特站拜愿路线图,全长3.11公里。

布雷斯特有两个代表性的景点,最著名的是布雷斯特要塞。

布雷斯特要塞位于穆哈韦茨河与西布格河交汇处形成的岛屿之上。它始建于1830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完全建成。1918年3月3日,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与德国及其盟国签订著名的布雷斯特和约,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。1941年6月22日凌晨,德国进攻布雷斯特要塞,苏德战争在这里打响了第一枪。

德国占领波兰,只用了两个星期。但是攻打布雷斯特,却花了一个多月。面对德军的闪电袭击与强大火力,布雷斯特要塞的军民,在主要指挥官缺阵,内部沟通不畅,外部支援全无的情况下,浴血奋战,有效迟滞了德军对苏联的进攻,给对方造成了重大的人员损失,书写了苏联卫国战争史上可歌可泣的一页。二战结束后,布雷斯特要塞被授予“英雄要塞”光荣称号,是苏联十二座英雄城市之一。

布满弹痕的布雷斯特要塞旧城门
布雷斯特要塞景区入口
在入口处,播放着当年的广播录音。告诉人们:要塞受到攻击,立即进行抵抗。
要塞内部
被炸毁的要塞废墟
形状如尖刀,高100米的方尖纪念碑。
著名的“勇气”雕塑
“干渴”雕塑。布雷斯特战斗打响后,内部水源被切断。守军士兵数次试图到要塞旁边的小河取水,均被德军机枪射杀。这个雕塑描绘的是士兵用头盔到河边取水的情景。
圣尼古拉大教堂位于要塞中心位置,当年也是一个主要的防御堡垒。
教堂外部虽然装饰一新,内部仍旧充满岁月与战争的痕迹。

布雷斯特另一个有特色的地方,是市中心纵横交错的两条街。南北向的苏维埃街是步行街,以造型别致的煤油街灯闻名于世。每天傍晚,点灯人沿街飞快地点灯,是一道难得一见的风景。而只有这里的点灯仪式结束后,城市的其他街灯才可以点亮。

苏维埃步行街上的煤油街灯

东西向的街叫戈戈街(Gogol Street)。这条街上路灯的造型,都是绝不重复的孤品。将城市的历史文化与风土人情,通过一个个生动的雕塑,与路灯结合在一起,不能不说是匠心独运,也让人看了叹为观止。

这个士兵造型的街灯,有街名路牌。

街灯的雕塑,种类繁多。印象比较深刻的,是反映不同职业及人民生活的部分。

铁匠
餐馆服务生
园丁与狗
管道工,旁边的椅子也是水管造型。
擦鞋工
叫卖食物
最著名的是这个消防人员的雕塑
机械
仙鹤
缠绕的蛇
坐在月亮上的小孩
优雅的女士
一根长针缝钮扣
家里的壁炉
老缝纫机
三马驾车
老车
布雷斯特要塞与城市的界碑

除了上面两个有代表性的地方外,布雷斯特也还有一些游客比较喜爱的地方。

到此一游的人们,总喜欢将自己的脚伸到这只“幸运靴”中。
穆哈韦茨河沿岸风光
圣复活大教堂

8月13日早晨5点半起床,洗漱、做饭,准备拜愿路上用的东西。

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,然而从后半夜起,惊雷震天,大雨滂沱。到了7点20,闪电仍不时在天空划过,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。不管它了,如常穿戴整齐,打了雨伞往外走。

8点钟步行到拜愿起点,雨小下来,但路上到处是积水。在路边支起自拍的手机,布雷斯特站拜愿正式开始。

在起点处默默祈愿
至诚祈愿人民幸福与完善

雨时有时无,时大时小。路上的积水,很快把裤子全部浸湿了。好在气温不低,并不感到冷。

主路上的机动车往来密集,但路边的行人却寥寥无几。有人在临时停车带打了双闪,从车内观看拜愿。我拜过去后,又走下车,悄悄地跟在后面拍摄。只是不去理会,以免让他们觉得打扰了我。

567拜,雨基本全停了。到路边的一个长椅前,停下来休息。

途中休息

短暂休息后,继续拜愿。

市区这段路,行人比较多。但与机动车道之间,有宽阔的绿化隔离带。不时有人驻足观看,但没有人上来询问。

中午12点半,999拜圆满,布雷斯特站拜愿完成。感恩。

在终点处再次至诚祈愿
感恩一切

布雷斯特站的资助者,是我的岳母张秀芬女士。小东发心环宇拜愿,老人家非常理解与支持。每次写了拜愿纪行,她总是认真阅读,点赞,并祈愿平安。感恩她老人家,并祈愿两位老人身体健康、心情愉悦、寿比南山、如意吉祥!

今天,我太太田华女士结束了回国省亲之旅,返回多伦多。感恩太太一路相随,支持鼓励。祈愿她旅途平顺,幸福安康。

感恩岳母张秀芬女士资助环宇拜愿